599299状元红

光明日报:医学院校合并易致师生忙科研与论文、临床能力下降

时间:2019-09-08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admin

  医学院校合并浪潮中不仅有原上海医科大学,同样大名鼎鼎的北京医科大学、中山医科大学、同济医科大学、华西医科大学、白求恩医科大学等许多老牌医学院校也早已更名改姓。十多年过去了,并入综合性大学的医学院地位如何,医学教育又面临怎样的情况?

  在很多人印象里,培养过大批高质量医药学和公共卫生人才的原上海医科大学的名气,比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更大。

  从1992年开始,大量医学院被并入综合性高校。院校合并的浪潮,在2000年前后迎来了高峰。2000年,原北京医科大学与北京大学合并组建新的北京大学;原同济医科大学与原华中理工大学、原武汉城市建设学院合并,组建华中科技大学;原湖南医科大学、原中南工业大学与原长沙铁道学院三校合并,组建中南大学。2001年,原中山医科大学与中山大学合并,成为新的中山大学。

  四川大学教务处副处长李昌龙见证了原华西医科大学与四川大学合并组建新的四川大学的全过程,合并后的原华西医科大学更名为四川大学华西医学中心。李昌龙认为,医学人才不仅要掌握医学技能,更需要具备人文素养,但是医学院本身是专业学院,交叉学科少,人文社科知识缺乏,培养出来的医学人才具有局限性。在院校合并的大背景下,医学院校被并入综合性院校,能够有效借助综合性高校的平台,整合学科资源,综合性大学也能借此填补学科空白,提高实力。

  “随着疾病谱的变化以及人们对生命质量的日益重视,医生的职责已经不仅仅是简单地打针开药”,在浙江大学医学院副院长、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院长蔡秀军看来,“医学院合并至综合性大学是现代医学发展的需要。如此,医学教育能够朝着多学科融合与交叉的方向发展,且空间更大了”。

  目前,北京大学医学部、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上海交大医学院等医学院与本校招生均执行两条分数线,采用两个招生代码。在外人看来,这是并入综合性大学的医学院特殊之处。

  此前,原上海医科大学一直坚持从第一志愿中录取高分考生,但是现在的情况“大不一样”。张甜告诉记者,在她的同学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原本报考复旦大学其他专业,最后被调剂过来的。“他们学医的意愿不强烈,学起来也没兴趣,一些人以医学这个校内分数线相对较低的专业为跳板,先进入复旦,再通过转专业离开”。

  2016年,复旦大学在山西省理科一批次招生分数线,而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的分数线。在其他省份,复旦大学分数线均高于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记者调查发现,这种格局多年来基本没有改变。

  尴尬的境地不仅仅表现在分数线上。回顾五年的本科学习,厦门大学医学院研究生王雨婷用“疲于奔命”来形容,做实验、搞科研、再去临床实习,每天都被“占满了”。记者调查发现,这样的忙碌几乎发生在每一个医学专业的学生身上。但是,对王雨婷来说,如何写好一份病史,如何根据病情、检查结果来分析、归纳,得出初步诊断的方法,“好像还是不太明白”。

  “一学年给医学专业设置200个学分,医学的学时长,5848cc红姐图库(4)可能有其他妨碍调查行为的。,学生根本完不成,忽视医学教育的专业性,成为综合性大学对待医学院的常见做法。”北京大学医学部副主任王维民认为,综合性大学通常采用重科研、重论文的学术评价机制,把管理理工科的传统思维“套用”在管理医学专业上,容易导致医学院师生忙于应付科研与论文,临床实践能力下降。

  北京中医药大学副校长翟双庆感叹,“和医学人才培养需要较长时间一样,医学教育需要巨大的投入,且成果体现相对漫长”,这样一来,医学院难以受到综合性大学的重视,“正在慢慢萎缩,声音也越来越小”。

  医学院的合并浪潮过后,“医疗”与“教育”拆分,“医疗教学”与“医院”分隔,让人担忧。原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认为,院校合并对医学院而言,没有起到预期中“联合办学、优化资源配置”的作用。

  记者调查发现,目前,综合性大学的学院一般都是大学的二级单位,对外不具有法人地位,但是医学院的教学性质决定它必须有附属医院。作为医学院教学的组成部分,却没有纳入医学院的管理和控制范围内。翟双庆坦言,这种体制上的隔阂容易造成理论与实践的脱离,合并后药学院、卫生学院、护理学院变得更为独立,原本内部合作、协调的模式“也被打破了”。

  原全国高等医学教育学会综合性大学医学教育研究会理事长宿宝贵曾表示,由于附属医院在承担教学任务外,还有医疗任务,对外必须有法人地位,这样就造成了没有法人地位的医学院要管理有法人地位的附属医院。在实际工作中出现许多不协调的地方,如造成医学院对附属医院临床教学工作失控,影响教学质量。因此,应该在一定范围内允许医学院相对独立,以便医学教育工作的顺利有序开展。

  据了解,原上海第二医科大学与上海交通大学合并后虽然称为上海交大学医学院,但是整个原上二医大的体制组织机构原封不动,仍旧保留其教学医院,如瑞金医院、仁济医院等作为附属医院,其结果是在教学、临床和科研方面都保持平衡、未受到任何影响。

  由于医学教育有其特殊性,不能用“一刀切”的方式管理医学院,王维民建议,医学院与所在综合大学应该是一种双向、自主的合作方式,综合性大学应该给予医学院更大的办学自主权,以保持医学院在招生、科研、教学、经费等方面的独立性。

  教育部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院校合并的最终目的是推进院校整体性、协同性发展。综合性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三位一体,各司其职,只有明确定位附属医院作为医学生实践的平台,才能把联合办学的优势完全凸显。”

  我们是澎湃新闻报道组,关于2019世界人工智能大会及最新行业动态,问吧!

  我们是澎湃新闻报道组,关于2019世界人工智能大会及最新行业动态,问吧!

  我是中国社科院拉美所副研究员谭道明,关于亚马孙雨林大火和巴西政治,问我吧!

Copyright 2017-2023 http://www.artdecol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抓码王| 财神爷心水论坛| 九龙高手| 香港挂牌| 心水论坛| 状元红论坛| 五味斋论坛| 577777开奖| 天下彩开奖结果直播| 任我发| 伯乐相马经| 一肖中特| 开奖结果| 青龙高手论坛| 藏宝阁香港马会|